煤矿倒卖死亡指标成就二老板赚钱密道

2019-11-10 22:02:24 来源: 枣庄信息港

煤矿倒卖“死亡指标”成就“二老板”赚钱密道

在山西、陕西、河南、河北等小煤矿聚集的地方,存在专门处理死亡事故的服务组织:他们负责办理医院死亡证明、封锁消息、异地火化、家属赔偿谈判等一系列事情,并让死亡指标成为交易的商品 在国家又一次清理小煤窑之后,小煤窑、大煤矿的矿难发生似乎更加频繁。毕竟,煤碳短缺的现实为矿主获取暴利提供了机会。

又发生矿难了。

当在山西省一个私人煤窑挖煤的农民工王文利在医院清醒过来,得知自己已终生残疾之后,便决定一死了之,以免后半生连累家人。因为他清楚,自己从矿主那里获得的赔偿不足以养其后半生。

王文利来自四川彭州,那里有他的妻子、两个孩子和已经瘫痪的母亲。他说那是一个寡妇村,那里的青壮年男子,很多都在各地的煤矿做工,一些已经永远回不来了。

王并不觉得悲哀,他早有思想准备。

他的死志和这次矿难却吓坏了他的黄姓温州老板如果王文利死了,那将计入矿难的死亡名单,如果活下来,多算一个重伤。死亡一个矿工赔偿不过几万元,但多一个死亡人数,却可能让他失去利润惊人的开矿权。

所以黄老板打心底里希望王文利活下去,至少再活过一个月按照当地的规定,在矿难中受伤的工人,如果生存期小于一个月,也要被计入死亡名单不管采取什么方法,都要让他活过这一个月。

这还不够。已经死亡的人数即使王文利活下去也超过了三个人的上限。当地还规定,一次性死亡人数超过3个人的小煤矿,除了赔偿、罚款之外,还要被收回经营权。所以黄决定,采取业内已经流行的做法和专门负责处理矿难善后事宜的组织联系。

矿难中介

在山西、陕西、河南、河北等小煤矿聚集的地方,存在专门处理死亡事故的服务组织:负责办理医院死亡证明、封锁消息、异地火化、家属赔偿谈判等一系列事情。

这样的组织一般是以公司、旅店、酒店、洗浴中心等消费场所作为掩护,而且极具效率。在黄找到这个组织并达成协议之后,他们立刻行动起来。

一方面,在这个组织的操办下,每人几万元的赔偿金或封口费被发送下去,以息事宁人,死者家属们大都被告知不准走漏一点风声。

另一方面,这个组织立刻伙同煤矿所在的村委会主任,谋划将伤亡人员转移邻省:他们分两次,将找到的几具尸体分别在夜间转移。

重要的是,由于邻省有多余的死亡指标,万一情况有变,还可以在当地疏通关系,将死亡人数算在他们头上。当然,这是的办法,因为死亡指标价值不菲:一个指标,可达20万元。

即使在公开的报道中,也可以找到蛛丝马迹:很多矿山出了事,矿主都习惯把善后事宜安排到邻省,把遇难者尸体、遇难矿工家属都放到那里解决。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远离事故矿山的行政隶属上级,隐瞒事故。

在邻省的某些城市,渐渐形成了一个不挂牌、看不见门面的矿山事故善后处理中心。在这些中心的操办下,有人帮助矿主接待死难矿工的家属,阻止家属进入山西境内,阻止相关人了解矿难始末;有人帮助矿主出面和家属谈判、私了,火化尸体;有人还可以满足矿主提出的其他一切特殊服务要求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购买死亡指标。

任何一个与矿难有关的大事在这个中心的料理下,都能以金钱交换的方式软着陆,终帮助矿主达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目的。

在一切已经安排妥当之后,那个黄姓老板向当地有关部门汇报事故情况,称事故只死亡二人。

输出死亡指标

在河北省唐山市,王利银和他的一些朋友已经由开煤矿变为边开煤矿边开货场了。日趋做大的个体小煤窑已经有力量与国营煤矿平分秋色。

由于国有大矿严格按国家规定施工,巷道搞得就像地铁一样,国有矿挖煤的成本,一吨要100多元钱。

而小煤窑使用的都是廉价劳动力,不用养老,不用办理劳动保险,他们的成本每吨基本不超过30元钱。

这就有了一个奇特现象:大煤矿向小煤窑买煤。在私有矿挖煤成本和市场价之间找到一个协议价格,国有矿向私人矿购买挖出的煤。这是一种双赢的模式:国有矿降低了成本,而私有矿也不必自己辛苦地寻找销路,国有煤矿就是他们的用户。

在这种生意进行的同时,也有一个附加条件:私人煤矿必须替国有矿消灾如果国有大矿出现了事故,私人煤矿就必须将这些伤亡全部(或部分)转移到自己的矿内。因为相对说来,国有煤矿处理事故的成本远远高过私人煤矿。

对于政府来说,一起矿难的发生,不仅会带来整个区域的煤矿停产整顿,同时还会出现影响财政、政绩受损等连锁反应,甚至会使仕途受阻。所以矿难发生时,很多人更愿意看到的是息事宁人。这就为经营者和监管者之间的默契提供了制度基础。

削减死亡人数的方法很多。例如真人假医:只要这个矿难受害人还有心跳,那怕是用呼吸机维持,也要限度拖延住生命的迹象至30天后,如此,这个人就不属矿难死亡,而系病亡。

他们还可以和医院合作,报称因病死亡,由医院开具死亡证明。当然这一切都由私人煤矿来出面操作。而且对象都是农民工。

二老板赚钱密道

在山西、河北省的一些产煤区,煤老板们要想发财,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必须找到大量廉价的农民工。由此诞生了一批包工头,人称二老板。他们专门依靠给矿主雇佣和管理农民工而发财。

矿主为了避免麻烦,用工一般只和包工头联系,矿主只管办理各种证件、疏通各种关系、应付上级检查及煤的销售,矿主从来不下矿。矿主根据不同煤质、不同的价格,每吨煤给包工头抽取一定费用,矿工的井下分工和工资全由包工头分配,矿上的电费、火工品费用也由包工头在这笔费用中支出,矿工发生伤残、死亡后,善后事宜则全由包工头与矿工处理。

这些二老板,一般从自己家乡雇来廉价的劳动力,由于乡里乡亲的原因,也有本事用三五万元打发事故中死难矿工的家属。

知情人透露,这些二老板多是十几年前从人口大省(如四川、河南、山东)到产煤大省当矿工的,因为熟悉家乡和当地的各种行市,行事方便,便成了二老板。他们用的工资招募矿工,一旦在生产中出现伤亡,他们则负责摆平家属,死一个人少的给2万多元就行了,多也不超过5万元。

这样一个二老板,多的可能同时承包几个矿井,干得好的,一年也能挣上百万。

他们要在成本和支出之间寻找的利润空间。所以他们乐于寻找的,是那些无家无业的游民。这样,一旦矿难发生,他们可以支付的赔偿。但是在大老板(矿主)那里,他们则会据理力争:必须给多少钱才算了事,否则,他们将公开矿难真相。

煤价高企的局面延续了很长时间,所以对于矿主来说,多出几个钱也不在话下。而二老板,在象征性地给家属几万元(一般在3万元左右)以后,剩下的,就成了自己的利润。

近10年来,煤炭行业中的绝大多数从业人员,已经由这些外来的农民工替代。

对于这些人生地不熟的外地人来说,无论生前还是死后,他们在绝大多数时候,都只能任人摆布。

黑龙江租房网
怀孕期
烘焙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