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天下 千五百三十八章:九大家的耻辱

2019-12-05 06:51:36 来源: 枣庄信息港

武神天下 千五百三十八章:九大家的耻辱

谁也没有料到结局会是这样,堂堂的公孙熊,也是一只脚欲要跨进域境层次的年强一辈强者,竟然是败的这般凄惨。

当公孙熊在名家几个子弟的帮忙下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身上已经遭受重创,无力再战。

“啊……”

公孙熊狂怒的仰天垩大叫,声音震动四方,透着一种深深的不甘。

“那小子太诡异了,手段层出不穷,一定要小心!”

所有人面色凝重呆滞,九大家的人变色,法家的人面色更是阴沉难看。

在场的没有傻子,此刻也都看出来了,那狂妄的小子也有着狂妄的资格,很是诡异,甚至有故意扮猪吃老虎的嫌疑。

但没有人有惧意,他们只是小心对待。

他们是九大家之中杰出的年轻一辈,自有傲气。

“那小子再强,再诡异,难道还能够一直消耗下去么?”

“看那样子,那小子也是支持不下去了。”

四周光芒恢复,证武台上,杜少甫傲然而立,战衣染血,气息看似萎靡。

四周有九大家的人开口,有法家的围观者咬牙。

“阿弥陀佛!”

第三个佛家的恒如是登上了证武台,口宣佛号,但一上场就是佛光普照,全力出手,佛影重重,佛珠佛器飞掠。

杜少甫出手,左避右闪,一直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噗!”

不过此刻,所有人对那狂妄的小子,也再无原本的不屑和轻视,甚至是暗自震撼不已。

杜少甫接连挨了恒如是数掌,口吐鲜血,面色越来越惨白,也越来越无法支撑下去了。

但到了,四周众目睽睽下,杜少甫故技重施,动用灵炉符鼎。

此刻那四色的灵炉符鼎,威能比起先前杜少甫催动的时候,不知道要强横上了多少,狠狠对撞恒如是。

恒如是周身佛影重重,梵音不断,催动满天佛影镇垩压杜少甫。

杜少甫灵炉符鼎内,炽热火焰扑腾而出,化作火海,焚炼满天佛影。

第八个,阴阳家的邹文安上场。

这是一场惊人的对决,震动四方!

但,所有人见到,那狂妄的小子竟然是催动了一种秘法,化作一股风暴般的元神攻击,将恒如是影响,而后以灵炉符鼎,直接重创恒如是。

恒如是落败,跌下证武台。

杜少甫鲜血淋漓,战衣染血,面色惨白,似乎已经是真正的没有再战之力了。

“坚持,坚持住啊!”

证武台下,周誉似乎是感觉到对方并没有出死手,要不然刚刚他会伤的更重。

于步凡,穆玉明等紧握双拳,仿若此刻是他们在大战般。

第四个道家关敛胤上场,其是人尊天姿,何等神武,出手伴随风雷,手握乾坤般,全力镇垩压杜少甫。

证武台上,杜少甫身姿摇摇晃晃,眼眸微眯,骤然间,眼中白色神芒暴涌,一股浑厚的气势陡然扩散而开。

于此同时,陆少游手中手印结出,右手中陡然凝聚成一柄金色长刀。

“嗤啦啦……”

而的结果,在看似无比的凶险中,还是墨黎落败,杜少甫获胜。

刀身流串着一片神异光芒和符文,一股凌厉气势从刀身扩散,让得四周空间泛起剧烈涟漪。

“刀魂技之刀魂斩!”

杜少甫大喝,手中刀影划过虚空,带起一片残影,周围空气中被挤压出尖锐的破风声,不停的割破虚空。

每一道刀影劈出,都会引起空间震动,更是慑人灵魂!

这是刀魂技,【刀魂技详情,请看《异世灵武天下》】杜少甫从师父圣手灵尊的天灵录中所得,和这世上的元神手段有些不同,但却是一种攻击元神的手段。

“下一个!”

杜少甫研究过,还真是成功了。

这刀魂技就是用玄气和元神力量凝聚成刀,攻击霸道,变化多端,要是修炼到了,能够无物不穿,无物不破,甚至隔着虚空都能够斩碎对方元神,的霸道无比。

可怕的刀影,像是专门克制灵魂,隐隐间带着电闪雷鸣,电弧四溢,扩散一股恐怖的威势,让四方强者都为之颤粟。

“好可怕的元神攻击手段,那小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啊!”

那可怕的刀芒,引起证武台下广垩场传出惊呼,在场的都不是平庸之辈,更是能够感觉到那刀芒的可怕,不仅能够斩肉身,更加能够斩元神!

四周有九大家的人开口,有法家的围观者咬牙。

关敛胤败了,败在了这元神攻击下,让人惊叹和惋惜。

所有人都有着一种感觉,似乎刚刚只差一些,关敛胤就能够战胜那狂妄的小子了。

第五个,儒家孟无逸上场。

这孟无逸一出手,就让空间扭曲,符文笼罩,一股炽热气息升起,炽热和霸道并存,散发至强威压,将四方摧毁,能够让空间崩碎,让人胆颤。

“刀魂技之刀魂光刃。”

每一道金色刀芒似乎都是有着洞穿空间之力,汇聚在一起,笼罩整个空间,威势已然恐怖到了极点。

杜少甫在摇摇晃晃中找到了机会,一道低喝声吐出,手中凝聚刀芒,手印向上一划,宛如在身前抹过一道弯月般的优美弧线,化作一道残月金刀割破虚空。

这一刀的攻击很是优美,刀芒带起一片动人残影,宛如流星拖着的长长光芒尾巴划过虚空,随即狠狠的割向了孟无逸。

当这一道刀芒出现,那孟无逸不知道是感觉到了什么,脸上一片煞白,双眸也为之一滞。

动人的残月金刀,轻飘飘的一刀就斩碎了孟无逸身上的防御,符文破碎,恐怖的能量波动暴垩动而起。

“咻咻……”

那等可怕的刀芒下,广垩场四周惊呼不休。

一股凌厉无匹的力量扩散而开,连周围空间都在生生炸开。

“蹬蹬……”

孟无逸身躯急速踉跄暴退,直到坠落证武台,惨白脸庞上,眉心之中此刻多处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差一步,孟无逸就要被斩碎眉心。

那狂妄的小子再度获胜了,四周广垩场一角是屏住了呼吸。

“这家伙真的要横扫九大家吗!”

第六个,法家的李楚崖上场。

“你要付出代价!”

李楚崖强势出手,凌厉而霸道,风起云涌,让四周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

这李楚崖也动用法器,炽盛光芒犹如闪电划过虚空,一道道攻击像是银蛇巨蟒横空,撕裂虚空。

漆黑的空间,只有其一人光芒璀璨,宛如神迹。

“刀魂技之刀魂空元灭!”

这李楚崖里域境只有一步之遥,遇上外界的域境,也敢正面抗衡。

“刀魂技之刀魂空元灭!”

杜少甫这一次没有退让,直接抗衡,手中再度凝聚出了金色大刀,化作漫天的一片金色光刃顿时破空而出。

这一刀比起一刀可怕。

可怕的金色的刀芒宛如金色暴雨一般,光刃破空而出,伴随着无数的刀芒冲霄,照耀的漆黑空间宛如曜日东升。

“这家伙真的要横扫九大家吗!”

“咻咻咻咻……”

每一道金色刀芒似乎都是有着洞穿空间之力,汇聚在一起,笼罩整个空间,威势已然恐怖到了极点。

呼啸的金色光刃漫天溃压,铺天盖地,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带着霸道之势,随即就包裹向了李楚崖。

这可怕的刀芒霸道强势,但可怕的是夹杂着一股元神攻击力肆虐开去,透着电弧。

单单是外泄的劲气,都能够直接洞穿虚空。

所有人都有着一种感觉,似乎刚刚只差一些,关敛胤就能够战胜那狂妄的小子了。

“这到底是元神攻击还是武技!”

“这手段太可怕了,能够克制元神!”

那等可怕的刀芒下,广垩场四周惊呼不休。

“哗啦啦……”

证武台上,这等对撞中,偌大的空间都是在这般可怕的能量碰撞下,随后径直变得扭曲。

满场注视下,周誉突然间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随后证武台上,肉眼可见,李楚崖的攻势被摧毁,身上的防御被这密密麻麻的诡异金色光刃割破。

“噗……!”

鲜血喷出,下一瞬,李楚崖身上鲜血淋漓,眉心出现血痕,一只手臂被齐齐斩断。

“砰!”

杜少甫一脚将其身躯踢下证武台,刚刚李楚崖催动的一件法器,也被杜少甫直接强行封印了元神牵连,毫不客气的直接收进了自己的乾坤袋中

“这到底是元神攻击还是武技!”

第六个,李楚崖依然落败。

所有人面色凝重呆滞,九大家的人变色,法家的人面色更是阴沉难看。

“下一个!”

四周光芒恢复,证武台上,杜少甫傲然而立,战衣染血,气息看似萎靡。

墨家墨黎上场,气息并不强势,也不霸道,显得很是平和,身上符文闪烁,但却是无形中弥漫出一股浑厚连绵的气势。

“那小子太诡异了,手段层出不穷,一定要小心!”

“你好像真的消耗不少了,你先出手吧!”

墨黎站在证武台上,平静无波,双眸深邃,自有一股超然气势,宛如磐石,让人无形中要面对一股可怕压力。

墨家可是司马沐晗的外婆家,杜少甫也曾在天荒大陆上见过墨黎。

但杜少甫没有客气,还是率先出手了。

而的结果,在看似无比的凶险中,还是墨黎落败,杜少甫获胜。

于此同时,陆少游手中手印结出,右手中陡然凝聚成一柄金色长刀。

以此刻杜少甫的修为者和实力,就算是暗中隐藏,在场的人怕是也瞧不出来。

第八个,阴阳家的邹文安上场。

在一片惊叹声中,眼看邹文安就要获胜,但却是在不可思议中被杜少甫反转,以元神攻击将其击败,让邹文安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一个!”

杜少甫浑身鲜血淋漓,站在证武台上,也已经是摇摇欲坠了,但依然是昂首挺胸,很是狂妄。

在一片惊叹声中,眼看邹文安就要获胜,但却是在不可思议中被杜少甫反转,以元神攻击将其击败,让邹文安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家伙真的要横扫九大家吗!”

广垩场四周惊叹,已经八家落败,要是一个还落败了,那今天可是九大家尽数被击败啊!

那一个,农家周誉上场。

满场注视下,周誉突然间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轰!”

以此刻杜少甫的修为者和实力,就算是暗中隐藏,在场的人怕是也瞧不出来。

一场对决一开始就是惊心动魄,周誉出手始终平稳,精气神如虹,并不自负,但自有一股强悍气势。

“噗……”

杜少甫接连吐血,一直被压制着,毫无还手之力般。

“那小子已经是强弩之末,终于要败了!”

“接连胜了十几场,那小子也扛不住了!”

“阿弥陀佛!”

四周广垩场议论,所有人都感觉到那狂妄的小子终于是扛不住了,怕是就要败下阵来。

特别是农家的子弟更是高兴,要是周誉能够获胜,虽然是占了不少便宜,但这好歹也是等于是压了另外八家的面子,这一让让农家在九大家中算是拔得了头筹。

不过此刻,所有人对那狂妄的小子,也再无原本的不屑和轻视,甚至是暗自震撼不已。

一个能够连胜十几场,击败八大家年轻一辈的青年,谁还敢轻视。

“嗷吼!”

那狂妄的小子再度获胜了,四周广垩场一角是屏住了呼吸。

但就在周誉眼看就要获胜之际,证武台上情势突变,一股可怕的灵魂风暴席卷而出,大片的兽能催动,咆哮而出。

那杜少甫就像是突然枯木散发生机般,气息再度攀升到了,甚至比起一开始还要强几分。

“不好,那小子动用了秘法,能够强行恢复,甚至短时间提升修为!”

四周突然惊叹,乍起波动。

“砰砰!”

四周光芒恢复,证武台上,杜少甫傲然而立,战衣染血,气息看似萎靡。

但一切太快了,周誉被创,直接飞出证武台,口吐鲜血,不过似乎伤的不是太重。

证武台下,周誉似乎是感觉到对方并没有出死手,要不然刚刚他会伤的更重。

“我败了!”

周誉无奈,神色有些落寞和苦涩,他堂堂农家同辈中也算是不弱了,却是没想到今天败在了一个外界的灵符师手中,还败的这般狼狈和无奈。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愕然。

“这家伙真的要横扫九大家吗!”

九大家的人皆是沉默,神色复杂。

至此,今天九大家的人尽数落败。

车轮战下,九大家的代表在一个外界的同辈面前,还一败涂地!

“这是耻辱啊!”

有九大家的青年男女咬牙,恨恨不已,不管他们承不承认,这也是九大家的耻辱。

四周广垩场议论,所有人都感觉到那狂妄的小子终于是扛不住了,怕是就要败下阵来。

“我战无不胜,为战神,宝物统统都是我的!”

证武台上,杜少甫战衣染血,嘴角挂着鲜血,但毫不在意,满眼都是在证武台上那一堆的宝物。

宝宝半夜发烧
婴儿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儿童止咳化痰安全用药
8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