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恩仇录中国力量难以单独制衡美国

2019-07-04 03:01:03 来源: 枣庄信息港

中美恩仇录--中国力量难以单独制衡美国

>   我想建国前后,中共对于美国的认识应该是很矛盾的。国民党政权的垮台已成定局,自己即将成为中国新的政权代表,而一方面美国是世界头号强国,另一方面美国也是资本主义世界的,面对这样的国家,自己该如何与之交往?

平心而论,在中国多灾多难的近代,美国人在众多洋人当中还是不错的。虽然便宜没少占,却也还有廉耻之心。尤其是在抗战中,美国给予中国的援助是十分巨大的。相对于德国人在战前大规模帮助中国训练军队而言,美国人在抗战中的帮助显得更为重要。此时的美国人也很客观地评价以及毫不吝啬地赞美着中共,通过很多资料来看,当时的美军观察团和中共高层相谈甚欢,甚至引起过蒋公的妒忌。

然而这一切在抗战结束后不到三年光景就完全变样了。事情的起因在于美国开始公开支持中央政府了。

我们的资料无一例外地向我们表述:此时的美国人在帮助国军抢占地盘。事实也是如此,不仅帮助国军占,他们自己还亲自占(1946年,解放军与美军还发生过武装冲突)。无论现在我们如何强调正义与非正义,可在当时,中共始终是个在野力量,不是真正的中央政府。美军帮助中央政府控制国土,倒也是天经地义。可这在抗战结束后,国共都在忙着接受国土,以求政治利益的关键当口,给中共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我觉得个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

虽然结下了梁子,但是大家还没有真正撕破脸。因为当时的中共毕竟力量很单薄,只有大约130万军队,相比430万装备精良的国军,是真正的弱势。所以,我觉得中共当时的中心任务肯定是和谈,组成联合民选政府。因为这样,中共可以获得当时看来的政治利益。虽然现在的影视作品把我们的塑造成大无畏的形象,丝毫不怕内战打响。但是我认为中共当时肯定是想全力阻止内战,要不然毛泽东不会亲身赴险、周恩来也不会一直在国统区待到46年(抑或47年2月)。此时,中共和美国的关系还算过得去,因为美国出于国内的政治体制很喜欢别人也弄个议会政府(近些年来更是喜欢得直至偏执,当然也顺手牵羊地拿点石油什么的),而且美国也是能制住国民党的力量。在中共力争促成和谈的大背景下,大家自然相安无事。

和谈终还是失败了。其实很自然,这种和谈十谈九不成。三年后,国共的和谈也没有成功,只不过两方换了一下位置而已。国共两方大打了起来,上千万人的战争规模丝毫不亚于刚刚结束的世界大战。此时,中共和美国的矛盾显现了出来——美国人支持国军。而且一下子就是数十亿美元,国军将士穿着美式服装,带着美式头盔,拿着美式装备,与解放军打了多半个中国。我不知道当自己无数的士兵死在美国人“援助”的武器之下时,中共领导人们会怎么想?反正不会对美国人有什么好感。

当然美国人这么做,算盘打得很精。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远比我们老百姓要复杂,也更加赤裸裸的不要脸。到抗战后期,美国在华利益已经历史,据说当时在国内很偏僻的地方都可以买到美国口香糖,比现在都不差。那么,美国政府的各项政策必然要维护这种利益。因此,在内战初期,美国人支持国军是理所应当。可惜,数十亿美元的援助扶不起国民党这个阿斗,战局日见不利。从而,内战后期,美国不再支持国府且秘密和中共接触也是理所应当。说白了,美国人不关心中国将来是一个三民主义政府或是共产主义政府,它需要的是一个能保证美国利益的政府。

大国之间向来如此,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古时秦穆公不杀忘恩负义的晋惠公、近代美国人支持铁托皆是明证。深谙政治无耻本性的中共和国府自然自然对此也了然于胸。虽然毛泽东一篇《别了,司徒雷等》名垂千古,但是请注意这是司徒雷等离开中国之时才发表的檄文,之前中美之间的接触怕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中共是在抗战时期或是抗战之前便取得政权的话,中美之间可能不会有二十年的相互隔绝。应该说,中共自然不会像国府那样与美国签订那么多让美国盈利颇多的不利条约,但是保证美国能在中国获得一个比较高的利益还是很现实的。根据内战后期美国人的表现来看,美国人几乎认可了中共当权。可惜,中共是在二战结束四年之后当政,此时的国际形势决定了中美之间的关系。

二战之后,随着邱吉尔一篇演讲,世界被一分为二,冷战成了主旋律。一切国际行动都会烙上美苏对抗的印记。而中共作为国际共产主义的一员,自然会被认为是苏联手下——全世界的人民都是这么认为的。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要考虑的就不仅仅是在华利益那么几个小钱了。它需要一个能够能够在亚洲制衡苏联的国家——这也是大国政治,可参考1815年的凡尔赛会议。在这一点上,在当时的情况下,中共是做不到的:从道义上讲,对抗苏共对于当时的中共来说意味着政治自杀;从利益上说,和苏共保持好关系,可以获得大量利益——包括贷款支持、技术支持;从安全上说,苏联的军事威胁远比美国来的直接;从政权上说,国府未灭,美国人未必可信。

因此,对于一个刚刚取得政权、国内一片萧瑟的中共来说,在冷战的大背景下,倒向同是共产党政权的苏联终究要比倒向代表西方的美国要安全一些。加之此时,美国政府为了抚慰国会不合时宜的发表了对华政策白皮书,承认支持中国内战,国内各政治力量一片哗然的情况下,与美国亲近意味着民心的散失。于是,中苏不可避免的走到了一起。

接下来就是众所周知的朝鲜战争了。至今还有不少人认为抗美援朝是中共的一大败笔——帮了苏联、朝鲜,人家不领情,吃亏不讨好。其实这是误解。当年秦穆公送重耳回晋何尝不知道一个强大的晋国会是秦国的威胁。可是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晋国挡在秦国之前,那么尚不算强国的秦国将何以面对中原诸强以及庞大的楚国。朝鲜战争也是如此。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中共领导人会不清楚美国人在朝鲜是想找苏联人的麻烦。但是,由于朝鲜的特殊位置,美国人在朝鲜对中国的威胁远远大于对苏联的威胁。换句话说,如果中国保不住朝鲜,那么中国就成了苏联人的“朝鲜”。唇亡齿寒,假途伐虢。

而现在还有些人认为美国当时不会对中国形成威胁。真是笑话!谁家里都有门,而且不止一道。那么,你会不会因为一个有过过节的邻居一句“我决不会偷你们家东西”而夜不闭户?

应该说,当美国人决定出兵朝鲜的时候,就注定了中美之间的较量。至于战争的胜负,我不想多说,反正中国保住了缓冲区,美国人至今没能踏过“38线”一步。

朝鲜战争打出了中国的国威,另一方面,中国敢在仅得到苏联有限援助的情况下与美国交战,也向世界宣告,中国也要做一个独立的大国,而不会依附于任何大国。这给美国吃了一颗定心丸,使得中美在战争之后始终保持着相当高层次的接触。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中苏蜜月期结束,直至公开反目、刀兵相见。中美出于共同的利益重新走到了一起,历史性的握手……

大国之间的利益永远是多变的,如果苏联还在,那么中美还会并肩走的更远一些。可惜苏联轰然倒地,国际江湖重新洗牌,中美又开始了磕磕绊绊。由于相比冷战,生死攸关的利益不存在了,更多的是相对弱势的经济利益。因此,现在的中美矛盾更多一些。

勿庸置疑,中国的力量还难以单独制衡美国。在谁也不想制造人类又一次大灾难的情况下,中国处于弱势。现在,中国能说服欧洲一致抗美么?不能。那么说服俄罗斯呢?至少现在还不能。那么在单独打又打不过的情况下,受些气是在所难免的。这包括在南联盟,在南海,在台湾问题。或许,前任政府的政策是相对软弱了一些,但是根本前提是我们的确难以抗衡美国,从而受制于人。

那么今天,中美两国的利益又是什么呢?对美国而言,在华企业的巨大利润,中国手中持有的大量美国国债,以及东制日本、北制俄罗斯的巨大国力,都是中国能够带给美国的利益;对中国而言,保持中国周边相对稳定,保证中国能源的稳定供给,都是美国能够带给中国的利益。双方都在本着这样一个利益基础进行着博弈。而中国能否实现和平崛起,根本就取决于能够在这场博弈中取得利益。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广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河南好的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