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圈养贩卖智障人员带进矿井杀死敲诈赔偿

2019-11-10 20:41:29 来源: 枣庄信息港

村民圈养贩卖智障人员 带进矿井杀死敲诈赔偿金

4月26日,四川宜宾市高县庆岭乡马桥村,重获自由的谢明呆在家中。2009年,他被人带至雷波,成了一名“无序流动人员”。 图/沈荣华

江西的一起“矿难”,是一出现实版《盲井》的再次上演。追溯受害人,赴四川雷波县、高县、珙县调查,发现的是一座座现实版的《盲山》。“盲山”里,被人“容留”着一些外人很难想象的“盲流”。  

本报 曾鸣 实习生 王雪 徐云 四川报道

1

盲井

从四川成都驱车向南行进413公里,即抵达凉山州雷波县城。

虽然全国第二、世界第三的溪洛渡水电站正在这里建设,但是,“雷波”这个地名对外界大多数人来说仍显陌生。它在历史上的大事件有二:诸葛亮南征孟获时双方曾在此交战;红军长征时曾路过此地。

两者均与战争有关。84%的山地地貌成为雷波交通上的天然屏障,如果不是行军,愿意光临此处的恐怕只有金沙江了。

近年,不断上演的“盲井事件”,将雷波卷入舆论漩涡之中。

《盲井》是导演李杨2003年拍摄的一部电影,情节并不复杂:有人将打工者带至矿区害死,伪造矿难现场,并冒充矿工家属骗取赔偿。

2007年至2011年,全国共有20多起“盲井事件”真实上演,犯罪嫌疑人大多来自雷波。

命案

近一起雷波籍犯罪嫌疑人制造的“盲井事件”,发生在今年3月11日。

这天,江西东乡县铅锌矿业有限公司一名叫“吉鲁史格”的矿工死亡。3天后,“吉鲁史格”两名“家属”现身,索要120万元赔偿。

“家属”还带有“吉鲁史格”户籍所在地四川金阳县公安部门开具的死亡证明。

这引起了东乡县虎圩乡派出所所长邹晔的怀疑:“这个明显不符程序,尸体还在我们这里呢,怎么他们当地的公安部门就开出死亡证明了?”

虎圩乡派出所民警赶赴四川金阳县调查,发现死者的身份证和户口簿系伪造——“吉鲁史格”弟弟介绍,他哥哥确实名叫吉鲁史格,但不是证件照上的那个死者。

此外,“吉鲁史格”出事地点也很蹊跷,并非他正常的工作场所。——“吉鲁史格”本该在井下160米的工作面工作,但是,他却从距工作面37米高、尚未打通的通风井摔了下来。

警方控制了“吉鲁史格”的两名“亲属”和带他来做工的五名矿工。经多轮审讯,一个蓄意杀人并制造矿难假象骗取赔偿的作案团伙浮出水面。

据冒充“吉鲁史格”亲属的犯罪嫌疑人卢几且交代,2010年10月,他们以5200元从四川雷波买来一名智障流浪人员,冒用金阳县吉鲁史格的身份信息,为他制作了假身份证和假户口簿,今年3月,他们将“吉鲁史格”带到案发矿企打工,伺机将其杀害。

“到了(矿井)底下,就是看机会了。比如说今天去了,今天有机会,或者是有不安全的地方,就弄死他。”和“吉鲁史格”一起到矿企打工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卢几呷交代,自“吉鲁史格”3月初进入矿企开始,他们就一直在寻找机会杀死他,,他们发现通风井是理想的作案地点,便把他推下去了。

负责侦办此案的东乡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李斌说,这9名犯罪嫌疑人分工明确:1人负责安排他们到矿上干活;5人带着智障者一起打工并把他害死;2人在家等消息,智障者一旦遇害,他们就冒充家属到矿里索取赔偿;另外1人负责办理各种假证件。

4月18日,东乡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向检察院提请批捕卢几且等9人。

7月13日,李斌介绍,目前该案侦查工作结束,除一名涉嫌诈骗的嫌犯外逃外,其余案犯全部被警方控制,即将移送检方起诉。

雷波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刘兴伟说,遇害的“吉鲁史格”真实身份目前仍无法查实;卖掉“吉鲁史格”的犯罪嫌疑人龙拉铁已被雷波警方刑拘,但相关部门遇到的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罪名和法律依据对其实施起诉。

链条

在有据可查的资料中,雷波籍男子吉拿古哈是全国早被发现利用“盲井”手法作案的人。

2007年冬天,河北武安市一家铁矿,21岁的吉拿古哈将“自己”火化,随后,他伪造出矿难现场,以此为由向矿方索赔了11万元。——这名被火化的男子只是名义上的“吉拿古哈”,其实,他是被吉拿古哈及同伙杀死的受害者。

雷波县公安局统计,截至2009年底,由雷波籍案犯制造的“盲井事件”共20起,其中2007年、2008年各1起,2009年18起。

这些案件中,2009年末发生的“黄所格事件”曾引发媒体广泛关注。

当年11月23日,湖北黄石大冶市,一名叫“黄所格”的矿工,上班才第三天即不幸“坠井”身亡。26日,自称“黄所格”七叔的家属赶到大冶。27日,矿方提出赔偿20万元,“家属”表示满意。后来,警方调查发现,在矿难中死亡的“黄所格”,4年前就在四川雷波老家自杀了。

正是2009年,“盲井事件”在全国大量出现。来自福建永定县、三明市,河北宽城县、遵化市、迁西县,山东蓬莱市、招远市,浙江江山市,辽宁抚顺市、朝阳市,云南耿马县、湖北大冶市、四川甘洛县等9省15县(市)民警,纷纷赶到雷波,要求协查雷波籍犯罪嫌疑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的案件。

舆论开始关注到,雷波可能存在一条与“盲井事件”相关的犯罪链条:犯罪嫌疑人在这里买到智障人士后,带去外地各矿井,将其杀害并骗取赔偿。

“娃子”

“黄所格事件”发生后,那些被谋害的死难者渐渐引起人们关注,他们来自何方?

2009年12月26日,湖北媒体《楚天都市报》刊发《千里追踪伪造矿难杀人敲诈案》提到:

“目前发生的敲诈杀人案,被害者很多为身份不明的智障人员,而雷波山里圈养的‘娃子’,大部分也有智障。”

“当地一些山村像养牲口一样圈养着一些痴呆人员,当地人称为‘娃子’。他们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可以买卖,甚至条件成熟时,以他们的性命作为赚钱工具。”

“有一些人好吃懒做,成天四处游荡,碰到神志不清的流浪人员,悄悄跟在后面,拿出吃的喝的进行哄骗,然后圈养在深山中,贩卖给需要劳力的家庭。”

“还有更歹毒的人,将哄骗来的或买来的‘娃子’进行训练,带到全国各地去打工,伺机推下建筑工地,或在矿井下杀死,以骗取老板的赔偿金。”

“去年县政府曾发出通报,要求各家各户交出‘娃子’,返送回乡了一批。”

“去年6月,在该县公安局后面的深山中,警方一次性解救了40名痴呆人员。今年在卡哈咯山区也解救了7人,这些人员被圈养在草棚中,平时帮人放羊、干农活。”

这则报道刊发3天后,雷波县政府发布一份题为《关于用语错误的纠正》的发言人材料指出:

被农户“容留”的智障人员,均与农户“同吃、同住、同劳动”,不存在“像养牲口一样圈养”的情况,有的智障人员在清理时还不愿意离开;当地没有“娃子”,“娃子”是奴隶制度下奴隶主家庭拥有的奴隶;雷波进行的是“清理”工作,不是“解救”。

2

盲流

雷波县不满意“娃子”的叫法,对于那些在“盲井事件”中遇害的人员,雷波县政府有一个称谓:无序流动人员。

针对当地村民“容留无序流动人员”的情况,雷波采取了三次行动,次,组织警力进村第二、第三次,均是以乡镇政府为主进行“清理”。

农业机械
芯片
选宠技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