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缘西域英雄传之公主琵琶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0:28:41 来源: 枣庄信息港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这是唐朝王维《少年行》中的几句,单道前汉时咸阳游侠在新丰使酒纵性、轻生重义的慷慨风貌。其实,世上本没有新丰镇。高祖刘邦定都长安后将父亲刘太公从丰邑搬迁至长安,不道刘太公因思念故土竟而终日郁郁寡欢,刘邦便在潼关塬建了一座和丰邑一般无二的新城,将丰邑住户尽皆迁移至此与太公同住,刘太公大喜,果然不再思乡,此城便定名新丰。及至文帝、景帝时为显京畿繁华,将国内富户豪强又迁来几批,那般豪强富户每日里只是饮酒寻欢,久之,酒业兴旺,遂酿出冠绝一时的新丰美酒!  正是午后寅牌十分,那天渐渐布满了彤云,纷纷扬扬的鹅毛样雪落了下来,不上半个时辰,地上便已积了寸许来深。一行三骑冲雪而来,当先那人身形瘦削,五短身材,另两人却是长大粗壮的汉子。到的新丰酒店,当先那人勒住马匹回身笑道:“久闻新丰美酒与炙肉俱是天下无双,可惜未能一尝!公孙兄,咱们痛饮一番再行如何?”公孙兄登时大喜,笑道:“如此妙!”后面那人抬头看了看天色迟疑道:“这天色说话就暗啦,这雪也下的紧,还是尽早赶路为好。少主人当在新丰左近,待寻到少主人,那时咱们再痛痛快快的喝上几大碗。”当先那人复笑道:“入宝山而空回,哪有这个道理!天色暗了打什么紧?大不了在此借宿一宵嘛。凡事又何必急在一时。”说着跃下马来,径直走向酒店。这人正是有汉一代名满天下的游侠郭解,后面那两人却曾是楚王刘戊麾下为勇猛的将领公孙季子和赵乐际。  堂屋正中一个硕大的炭炉,炭火正烧的旺,茶吊子上一壶水烧的滋滋做响,三人从冰天雪地中甫一进来登感暖意融融,说不出的一股惬意。当即在炭炉旁酒案上坐下,店小二早将新丰炙肉和美酒捧了上来,这个是不须多吩咐的,凡来新丰的达官显贵豪客游侠无不是冲着这两样来的!郭解举刀割下块炙肉放到口中,品咂道:“好嫩的炙肉!”须知,寻常炙肉被烟熏火烤后水缩肉干入口僵硬,唯独这新丰炙肉熏烤后外焦里嫩入口绵软不失水分。一块炙肉下去,郭解仰脖将一碗新丰美酒吞进,甩手将碗扔到案上,道:“拥炉炙肉,对酒当歌,诚人生一大快事!”说毕呵呵大笑。  镇外一处茅篱院落,柴门吱呀一声轻响,一男一女两个总角小童前后溜了出来。那女童见远山近树上下一白,拍手笑道:“常惠哥哥,咱们便来堆个雪人如何?”常惠喜道:“好。”就那官道旁握雪成团递与女童。那女童纤手好巧,不上一刻钟功夫,已然堆砌而成一个栩栩如生环姿艳逸的美人。常惠端详那美女雪人,又看那女童,嘻嘻笑道:“阿爹说,西域姑射山有神女,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怕不就是这个样子?嘻嘻,小郡主,和你倒是好像!”  那小郡主正是情窦懵懂年岁,脸色一红,佯怒道:“再要胡说,不理你啦!”常惠立时讪讪,不敢再做一声。小郡主叹口气,柔声道:“四野茫茫,再无一人,这雪人也会孤单的。常惠哥哥,你再帮我堆砌一个雪人与她作伴,岂不是好?”常惠复又高兴起来,忙道:“好。”一时另一个雪人也就堆砌好了。  其时昼短夜长,四下暮色已然围合上来,便听官道上马蹄杂沓,二人惊愕望去,暮色中,羽翎抖动,百余汉家骑兵已驰到近前。当先校尉喝道:“兀那女孩,这三间茅舍可是刘郢客的住处?”那女孩天真未泯,点头道:“不错。你找我的阿爹么?他刚好在家。”校尉大喜道:“这么说来,你便是那刘郢客的女儿刘解忧?”女孩奇道:“你又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校尉回身喝道:“拿啦!”早跳下两名汉军抖动绳索来拿刘解忧。常惠大怒,抢上前,一个弓步冲拳打在一名汉军甲胄之上,“啪”一声大响,那汉军五脏六腑直如被震碎一般剧痛,哎呦一声弯下腰来。另一汉军喝道:“好小子!”呛啷抽出腰刀,恶狠狠劈面剁来。便听一箭破空飞至,正射在腰刀之上,那军士腰刀拿捏不住,箭、刀一同坠落雪地。  便听一人冷冷道:“果然好威风!有这本事,何不去大漠上与匈奴狼一刀一枪的分个高下!”柴门开处,两个中年男子前后走出,后面那人手拿一柄黄杨木弓,弓弦兀自颤动不已。刘解忧和常惠各叫一声“阿爹”,奔至二人身侧。那校尉已然猜出二人身份,喝道:“羽林校尉程不识奉大皇帝命:着将刘郢客一家迁至霸陵原交由霸陵尉严加看管,女儿刘解忧入宫随侍。”刘郢客略一怔,凄然一笑道:“我已然是一介落魄王孙,只求安身守命,不想刘彻还是不肯放过我!”  程不识冷笑道:“近来民间纷传,七国之乱被废诸王子孙多有不安分的。你是安身守命也好,依旧做着皇帝大梦也罢,只合去与大皇帝说去。想你这破茅屋里也没什么金珠玉贝,这就随我去吧。这个女娃,只今夜便要送入宫中。”常惠耳听和解忧分别在即,急道:“阿爹!”拿弓男子便目视刘郢客,刘郢客道:“人在矮檐下,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常昊,听天由命吧!”常昊叹口气,两臂用劲将那弓一扯两断,弃弓在地,道:“既听天由命,还要你这劳什子有甚用处!”  解忧眼见那军士一步步走向自己,心中大骇,哭道:“阿爹救我,阿爹救我。”刘郢客心下不忍,扭头摆手道:“去吧,去吧!阿爹自顾不暇,哪里还能护你!”解忧绝望之下再不顾女儿羞涩,叫道:“常惠哥哥,你、你也不要解忧了么?”常惠耳中听得解忧一声声“常惠哥哥”叫的凄然,心中蓦的涌上一股勇气,挺身护在解忧身前,叫道:“小郡主,你莫怕。但叫常惠有一口气在,倒要瞧瞧谁敢怎么样你!”  便听旷野上马蹄骤然响起,一行三骑如飞而至,正是郭解、公孙季子、赵乐际三人到了。公孙季子一见刘郢客,大喜,纵身下马拜倒地上,泣道:“不想还能见到少主子!让季子找的好苦!”刘郢客再想不到此时见到旧部,按捺心头激荡,拉起公孙季子道:“你们如何来到了这里,这位又是什么人?”公孙季子收泪笑道:“这位便是名满关中的大侠郭解。郭兄,还不见过少主。”郭解抱拳行礼见过刘郢客。赵乐际喜滋滋道:“这下好啦!找到少主,那便群雄归心,重振大楚国的威风指日可待!”  刘郢客愕然道:“怎么?”公孙季子得意笑道:“少主被刘彻安置在这与世隔绝之处,自然不知天下大势!如今刘彻与大匈奴争斗不已,国内再也经不起一丝折腾,设若少主纠合老楚王旧部起兵,不愁他不土崩瓦解!十年前刘启(汉景帝)平定了吴楚七国,十年后,哼,倒要看看,这宇内究竟是谁人天下!”  刘郢客摇头道:“季子,这么多年,你的杀戮之心一点也没去么?”公孙季子疑惑道:“少主,您是说——”刘郢客叹口气道:“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余一,念之断人肠。建章宫中的那个位置,当真值得这么争来杀去?”公孙季子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悲天悯人的人就是曾率领自己攻城拔地大呼酣战的楚王世子,又急又怒道:“即便不为建章宫中那个帝位,你独不想想老楚王是如何被逼自杀的?大楚是如何被废除封国的?这十年,刘彻究竟做了什么,把一头山林猛虎变成了大草原上一头黄羊?!”  刘郢客淡淡道:“刘彻能做什么?不过时常派人来检视我是否守规矩罢啦。十年来,我凭借一部黄老之书打发时日,读来读去,我忽的悟出了我们吴楚七国败亡的缘由——兵戈非不尖利也,将士非不勇猛也,城池非不坚固也,实在是战乱不得百姓之心也!七国之乱,有多少壮士头枕青山做了他乡孤魂?又有多少百姓骨肉分离备尝人间生死?唉,这一切,都拜我父子所赐!”  公孙季子恼恨之下忽生急智,大声道:“末将奉少主之命,早将老楚王旧部联络停当,只等少主一到,咱们即刻就可起兵!”刘郢客大惊道:“你说什么?”公孙季子道:“少主不必担心,只待咱们一起兵,还有几个藩封王侯登时就会响应!”  刘郢客和几人喁喁而谈,程不识听得并不清爽,但公孙季子大声说的这几句却是清清楚楚。再不顾忌刘郢客帝室之胄的身份,大怒道:“刘郢客,你还敢大言不惭安身守命么?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来人,将这几人拿啦!”汉军蜂拥向前。刘郢客面色一紧,公孙季子笑道:“少主莫怕,待季子将这校尉人头砍下为少主压惊!”跃身上马,抽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从一名军士脖中削过,那人头甩落老远,一股血箭激射而出。程不识怒道:“好贼子!”纵马向前,一剑“雁掠长空”刺去,端的沉稳狠辣。公孙季子赞道:“好!只此一剑便不枉你做了羽林校尉!与我去给你个将军做做如何?”挥刀将那剑式隔开反手横削过去。二人一时间斗了个难解难分。  郭解自忖身份,绝不肯与寻常汉军厮杀,背负双手笑吟吟站在刘郢客身侧。赵乐际却是见战心喜,奋起神勇接连劈杀数名汉军,其余汉军见他凶猛,发一声喊,四下走开。赵乐际杀得兴起,兜马大呼追杀,马蹄过处人头断臂抛落一地!  正乱间,火把耀天,一彪军马驰到,龙虎旗下三员大将紧紧护住一人,正是大汉天子刘彻和卫青、李陵、霍去病。刘彻登基后,恼恨天下游侠干扰朝廷法度,责令廷尉张汤严加缉捕,闻名关中的郭解自然在缉捕之列,再没了往日里一呼百应威风八面的自在日子,不得不隐迹江湖,是以对刘彻恨之入骨。此刻见刘彻忽然现身此处,郭解大喜,心道:杀了刘彻,不论将来谁夺了他的天下,自己都是首功一件,何愁不得封侯!  一抖手,三点寒星自袖中飞出成品字袭向刘彻,却是三支袖箭。李陵本是飞将军李广的孙子,有汉一代,箭术没有望李家项背的,李陵虽远不及乃祖,仰手接飞揉的本事还是有的,一伸手将三支袖箭抄在手中,反手射将过来。郭解袖箭出手人已抽剑奔了过来,侧身躲过李陵反射的袖箭,卫青已然横剑护在刘彻身前,喝道:“郭解,你敢犯驾吗?!当真活的不耐烦啦!”卫青未发迹前曾在陈王孙家中为奴,陈王孙和郭解相交,是以卫青识得这个号称关中游侠的郭解。郭解自是不会留意一个低等奴仆,但依然猜测出了眼前这人正是名满天下的大将军,喝道:“卫青,我钦佩你三番五次的击却匈奴,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今天我不杀你!让开!”霍去病冷笑道:“凭你也配和我们大将军如此说话?谁杀得了谁,那却由不得你说嘴!”一剑直指向郭解刺去。郭解见那剑势凌厉,不敢大意,侧身避过,揉身一招“神游西极”攻上。   共 39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勃起功能障碍的因素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检查方法有哪些
本文标签: